新聞動態xinwendongtai

服裝高級定制風云錄:絕唱還是新生?

發布日期: 2016-01-07

  自1858年“時裝之父”查爾斯·弗萊德里克·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開創高級定制(Haute Couture)的先河以來,它就以“穿在身上的藝術品”的姿態出現在人們眼前。每季的高定設計都讓人們的驚嘆不已,而贊口不絕的背后卻鮮有人把它買回家。

  面對接二連三出現的不同程度上變相“縮水”的高級定制行業,人們紛紛把它稱為時尚圈的“夕陽產業”。有人甚至直白的說出:“高級定制就是一場必敗的游戲”,是“昨天的流行”。

  盡管眾說紛紜,然而新一季的巴黎高級定制發布卻宛如廢墟上開出的鮮花,展示出了這個小世界令人敬畏之美,以及手工藝傳統所能達到的新高度。于是,關于高定究竟是絕唱抑或新生,由此展開一場風云大論戰,正可謂:

  皎皎高定,天上月,常人難企及;

  看各年春夏定制秀,絕唱多少!

  風吹仙袂飄飄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算此生,不負是高定,高貴好,

  時裝周、華裳秀;

  天橋亮,風云幻。

  盡風起云涌,奢侈環繞。

  鋪翠冠華,燃金雪柳,簇帶爭大統;

  看如今,好時尚,高定造。

  風云錄第一卷:復蘇or衰退?

  1、高定“有價無市”內涵虛無縹緲

  事實上,并不是所有設計華麗做工精致的服裝都能稱為高級定制。因此,它從誕生起就不以市場為追求目標。在一些人看來,為求華麗高級定制服可以不惜成本和時間。

  據稱,目前全球高級定制的客戶僅有幾百人,這樣的情況下,高定品牌們就猶如千軍萬馬沖獨木橋,不惜血本的去博得他們的青睞。準確說來他們并非不懼市場考驗,而是在追求一種脫離大眾的至高定位。

  事實證明,極力神化高定時裝的藝術底蘊只會讓它成為貧富差距的極端表現,但并不能使它完全脫離經濟發展的本質路線,當高級定制成為“有價無市”的尊貴象征,它的一切內涵都將變得虛無縹緲。

  2、知難而退OR奉陪到底?

  縱觀近幾年高級定制時裝周,各品牌在經濟壓力下表現出的態度也截然不同。除了Christian Lacroix破產徹底退出,LV、Hermes這類以包箱出名的奢侈品牌似乎沒有興趣卷入這場游戲,Chanel、Dior、Givenchy這幾個品牌表現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大大無畏本色,而Thimister和AnneValérieHash等品牌則表現出量力而行的態度。

  論排場,誰是紅花誰當綠葉也顯而易見。從設計的華麗程度到秀場嘉賓的陣容,Dior和Chanel一直是高定秀場上平分秋色的兩朵鮮花,而Givenchy和Valentino雖然創意層出不窮,但始終無法超越Dior和Chanel的呼聲。這種情況下,時裝大鱷們究竟是該知難而退還是奉陪到底?

  風云陳詞:在貴族觀念日益遠去的今天,年輕女性縱使家財萬貫,也會更傾向于名牌成衣而非高級定制時裝。有人說,高級定制市場已經被漸漸局促于阿拉伯酋長國家族的女成員和上了年紀的歐洲老富豪,這就使得其盈利的希望更微乎其微了。而另一方面,高級定制服的價格已經到達了一個滑稽的程度。市場本來就猶如一潭死水,風險也就無從談起。而高成本決定高價格,高價格又讓原本小得不能再小的銷量無法提升,這樣的惡性循環狀況下,高級定制“不賺倒貼”也并非無可能,這時,我們是否還能一口認定:高定在復蘇而不是衰退?

  風云錄第二卷:夢想賺口碑華麗OR脆弱?

  2011巴黎春夏高級定制三天內走二十場秀,相比起上季的十七場已有“進步”。場次的增加表示有新品牌加入了高級定制俱樂部,然而此刻愈加繁盛的景象是否預示著高級定制風潮已經華麗復燃?

  事實上,與其說華麗,不如說脆弱。首先,在現代消費環境的影響下,高級定制的超高定價,絕對能嚇得一眾新貴們豪爽不起來,一件日裝外套每件在15000美元到25000美元之間,刺繡晚裝的售價動輒5萬美元,過十萬美元的晚禮服比比皆是;其次,高級定制的設計多以概念化為主,設計師為了追求美感無所不用其極,導致實穿性比較差,雖然這些衣服都能夠為訂購者量身制作,改到滿意為止,但除非你擁有標準的模特身材,否則也很難穿出十分神韻;最重要的一點是,某些高級定制品牌將一年兩次的時裝周視作展示品牌魅力的秀場,而不在于招徠生意,有調查表明高級定制服裝業一年的銷售額不過兩三千萬美元,但幾乎每個品牌都宣稱每年的營業額都有可喜增加,其實運營高級定制系列的成本相當高,不少品牌都是以其他系列的盈余來補貼虧空。真正應了那句“用夢想賺口碑”的行話。

  風云陳詞:不管怎么說,高級定制的粉絲們還是忘不了DIOR、Chanel等品牌帶來的華麗夢想:張揚放肆的花色、夸張立體的輪廓、如夢似幻般的剪裁……然而這些純粹都只是為表現而表現,盡管有人說年屆五十的John Galliano江郎才盡,每年都照舊著倒騰這些元素,色彩款型都差不多,JEANAULGAULTIER的設計既混搭又古典,讓人看著鬧騰,但他們卻是高級定制秀上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假如有一天,他們真的離開了,那該有多寂寞啊!

  風云錄第三卷:生存OR毀滅?這么近那么遠

  絕唱錄1:Christian Lacroix落幕

  任時光倒流至2009年:在時尚界,2009年的又一潮流趨勢恐怕是“退出潮流”。

  一年前的5月,Christian Lacroix還趾高氣揚地出現在電影版《欲望都市》中,它跟女主角一起出現在曼哈頓街頭,并成功進入Carrie的5件結婚禮服名單。

  一年后,還是5月,28日,Lacroix向巴黎商業法院提出破產保護。

  絕唱錄2、再見,皮爾卡丹

  30年前,當中國人下定決心推開窗看世界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是“皮爾·卡丹”。現它卻快被人們淡忘。

  皮爾·卡丹老了。當這位87歲的老人迫切地賣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時裝帝國時,中國溫州商人潘長海等人以3.7億天價購入。此情此景,那些忠實的“皮爾·卡丹迷”們唯有喃喃自語:再見,皮爾卡丹。

  新生錄1、Chanel高定不死

  對媒體來說,高級定制的滅亡永遠是一條充滿噱頭的新聞標題。手工業江河日下;工坊后繼無人;不論品牌方面如何聲稱,全球范圍內定期購買定價5萬美元套裝的顧客已經不足500人……所有這些可怕的傳說都是事實。

  不過要是你有Karl Lagerfeld的智慧以及Chanel的財力,以上的擔憂根本就是多此一提。正如Lagerfeld所言,高級定制能否與時俱進,決定權往往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就算是在被稱為高級定制黃金年代的1950年代,重要的時裝屋也就只有Dior、Chanel和Balenciaga三家而已;今天,Gaultier和Armani取代了后者的位置。

  新生錄2、Dior做秀的藝術

  回到Dior的秀場。在一片深紅色的燈海中,JohnGalliano以最新的“紅領巾”造型謝幕。作為一座勢利的城市,巴黎對定制服設計師和成衣設計師的稱呼有著嚴格的區分,前者叫“couturier”,后者叫“styliste”。如今,能被尊稱為“couturier”的設計師不足一打。

  其中,真正能向過去的時裝大師們看齊的不過三人:Galliano,Chanel的Karl Lagerfeld和JeanPaulGaultier。

  Galliano的秀永遠是所有秀中最壯觀的,但與此同時,也是最沒有懸念的。在音樂響起前的一刻你就預料到,開場的模特會是Dior的新寵廣告女郎KarlieKloss,她會身著華麗的裙裝(這次是一件由紅色向黑色過渡的梯形風衣裙),一臉濃妝,擺出各種撩人的手勢,即便是水平最拙劣的攝影師也能拍出完美的照片,燈光、角度、顏色,全部無懈可擊。通過季復一季的重復以及媲美百老匯的舞臺效果,Dior的發布會成功打造出了極高的辨識度,這一點連臺下的西班牙名導阿莫多瓦都望塵莫及。

  卷末陳詞:絕唱OR新生關鍵在“高級”

  在論及高級定制時,我們往往糾結于“定制”二字:“定”——度身定做;“制”——手工精制,卻往往忽略掉前面更為關鍵的一個定語——“高級”。

  之所以關鍵,因為“定制”和“高級定制”完全是兩碼事。這很好理解,就好比“女人”和“好女人”之間,雖只多出一字,卻千差萬別。“定制”決定基本性質,“高級”則是代表層次和境界的高低之分。于是,既然我們審視的是“占據時裝界制高點”的高級定制時裝發布,而不是街頭巷尾的某個普通裁縫鋪,那么是否“高級”,有多“高級”,才是決定絕唱或新生的唯一度量衡。


地址:浙江省奉化市江口街道南渡路77號  電話:086-574-88563666  E-mail: [email protected]

街机金蟾捕鱼游戏网址